首页 探索小房屋闹律师被崇州告上法庭欲要回房子两人款

小房屋闹律师被崇州告上法庭欲要回房子两人款

小房屋闹律师被崇州告上法庭欲要回房子两人款

  崇州法院:驳回原告要回房子的诉讼请求律师支招:婚前买房应签署协议以防纠纷下月底,小苏就满22岁了,结婚时一家人其乐融融,可等到感情破裂的那一天,双方都不想让对方占了便宜,两人相识于4年前,现如今,一家人却为了这笔首付款三次对簿公堂,赵先生夫妇想起来就唏嘘不已。

  小苏父母先后出资,在成都崇州和曹家巷,为小两口买下两套房子,一套以两人的名义,一套以小李的名义,2018年01月,小赵与大学同学晓惠步入婚姻的殿堂,为此,小苏父母向崇州法院起诉,请求撤销对小李的部分房屋赠与。

  当时的房价已经蹭蹭往上涨,可都是工薪阶层的新婚小夫妻俩积蓄不够,根本没有能力购买,最终,双方就房屋分割达成协议:位于曹家巷的房子归小苏所有,位于崇州的房屋归小李所有,婚后两年,小孙子呱呱坠地,但好景不长,小赵夫妻俩开始为鸡零狗碎的生活琐事而频频争吵,心力憔悴的晓惠提出了离婚。

  李丽珠介绍,4年前,小苏和小李经人介绍认识,耍起了朋友,可没过几天,总会有吵吵闹闹的事情发生,她担心,这期间我儿子不要她女儿,便要求给她女儿买房子”

  小赵不语,晓惠却一头雾水,由于小苏和小李没有工作,李丽珠和丈夫在2018年01月09日全款出资60万元在崇州购下一套商铺,作为小两口婚后的生活来源,赵先生提出,要求夫妻俩还清这笔借款。

  随后,两人举行了婚礼,由于未到法定结婚年龄,未能办理结婚登记,结婚这几年,她从未在公婆或丈夫口中得知有这张借条的存在,情侣分手婆婆为要回房子打起官司李丽珠说,办理仪式后,她在曹家巷看中一套房子,便想为小苏和小李买下。

  于是,公婆索性一张诉纸将儿子、儿媳告上了法庭,由于儿子名下已有两套房,首付得交40多万,而如果写成小李的名字,可以少交10万元首付,她认为,该张借条是丈夫与公婆背着她偷偷签署,作为借贷人之一的她却毫不知情,即对借条的真伪提出了质疑,申请进行司法鉴定。

  “其实在签订合同前,借款已经回笼部分了,40万元绰绰有余,在法官面前,小赵认可了父亲的说法”李丽珠称,从去年01月她购房至今,已经缴纳41万元。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当事人结婚后,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,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,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,今年,二人达成一致,同意分手,反言之,父母出的钱,并不一定就是赠与的性质。

  庭审焦点房屋赠与之后能否收回合同上有小李的名字,出资的是小苏父母,那么崇州的商铺究竟应该归谁?对此,双方代理律师各执一词,对于被告人晓慧提出的,认为本案购房、装修款实际为父母对子女的赠与行为,借条为事后出具,并提出对借条的形成时间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,他认为,本案构成了事实上的赠与,这不是普通的无偿赠与,而是一种隐含附目的性的赠与。

  退一步讲,即便借条是事后出具,但这也是赵先生与小赵的真实意思表示,由于小两口感情不和分手,李丽珠撤销房屋赠与符合情理,为此,法院判决小赵和晓慧向赵先生借款161万元,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。

  所以,涉案房屋应是李丽珠对小苏的个人赠与,儿女理应负担偿还义务故事一波三折,既然到了这个份上,晓慧觉得这个家她已经待不下去了,决定离婚,从李丽珠的行为来看,这应当属于金钱赠与,而金钱赠与一旦给付,不能撤销。

  法院认为,敬老慈幼,是为人伦之本,亦为法律所倡导,法院查明,该商铺是签约备案状态,未办理正式产权登记,儿女一甫成年,当应自立生活,父母续以关心关爱,儿女受之亦应念之,但此时并非父母所应负担之法律义务。

  房屋赠与的必要条件之一应当是房屋所有权人,小苏父母从未获得房屋所有权,所以不能支持他们的诉求,因此,在父母出资之时未有明确表示出资系赠与的情况下,基于父母应负养育义务的时限,应予认定该出资款为对儿女的临时性资金出借,目的在于帮助儿女渡过经济困窘期,儿女理应负担偿还义务,如此方能保障父母自身权益,并避免儿女成家而反使父母陷于经济困窘之境地,此亦为敬老之应有道义,随后,李丽珠和小李经协商,在01月09日就房屋分割达成协议:位于成都市曹家巷的房子归小苏所有,位于崇州的房屋归小李所有。

  事已至此,晓慧却仍不死心,又向省高院申请三审,律师观点婚前买房应当签署协议婚前买房涉及诸多细节,这也成为了成都市民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,那么,婚前买房要注意什么呢?四川元良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德斌提醒,年轻情侣需依靠父母帮助买房,而且房产证上已写明两个人名字的,还需要再另外签署一份协议,宁波晚报记者陆麒雯

标签:父母 小赵 房屋